下头奸人造的假,上头真的不知道么? 八卦

组长 很多人 2018-07-24 09:23:07 830


“支持您的人有98%!”

“不,支持您的人只有5%!”

任何正常人听到这组对比,都会吓死吧?

1996年春天,叶利钦先生自信满满,正预备参选俄罗斯总统。他身边的人都告诉他:他有98%的支持率呢,俄罗斯人爱戴他。

但当时掌握俄罗斯的诸位商业寡头明白真相,打算跟叶利钦摊牌。

俄罗斯私有化之父、当时的副总理丘拜斯直白地说:

“你的形势不容乐观,你的支持率只有5%。”

在场的俄罗斯传媒大亨古辛斯基回忆说,叶利钦根本不相信:

“绝对不是真的!”

类似的故事,在俄罗斯大地并不少见。1980年代,后来的莫斯科市长卢日科夫管理莫斯科的蔬菜供应,发现因腐烂、变质、盗窃等引发的蔬菜损毁率超过30%,但报上去的数据则是1%。

他们当然有理由啦:制度太优越了,怎么可能有高于1%的损毁率呢?30%的损毁率一定是编的,哼!

为了提高下头的积极性,避免下头偷窃,卢日科夫想了点法子,其中一个是:只要损毁率低于30%,多出来的份额,管事的人可以分红一半——换言之:

“你们别偷菜,好好地供应菜,赚的钱你们可以分一点儿,给你们点甜头!”

这举措立竿见影,随后很自然地遭遇了批判:

“这是资本主义行为!”

但取消这个行动也不对劲,因为,“之前不是1%的数据吗?!怎么忽然变差了?!”

上头最喜欢的就是知情权,但层级关系一多,知情权很容易就没了。

中国有个名故事,指鹿为马,一般用来描述秦二世昏庸与赵高的跋扈,然而这次行动,也是赵高的服从性测试——就像许多领导在酒局上借酒装疯,看下属听不听话。

赵高当日指鹿为马时,有附和他说是马的,也有直言说这是鹿的——之后,赵高把说是鹿的都给修理了一遍。

后来赵高派人杀秦二世时,无人可挡;秦二世还糊涂到问一个近侍:

“赵高要反,你怎么不早点告诉我?”

近侍答:“我不敢告诉您,才得周全;早告诉您,那我早死了,哪还活得到现在?”

秦二世贵为天子,所看到的数据,也有许多是假的呀。

可见昏君之昏,许多并不是多蠢,而纯粹是信息不对等,或者干脆,就没有正确的数据。

王小波说过个段子:中亚古国花剌子模的风俗,凡是给君王带来好消息的信使,就会得到提升,给君王带来坏消息的人则会被送去喂老虎。这事其实自古皆然。

三国时有一位叫国渊的,其著名事迹是不吹牛,如实向曹操上报军功,居然载之史册。

只因为当时报斩获数字,以一为十,数字都要加个零的;不虚报,已经算高尚了。

但也不是每个上头,都跟秦二世这么昏。

上头在这方面,偶尔是很聪明的,知道靠数据定赏罚有利于鼓舞人心,但不能一概论之。

刘邦麾下功臣,除了封王如韩信他们老几位,剩下军功最大的是曹参,但刘邦坚持坐镇后方的萧何第一;汉光武刘秀则对不争功的大树将军冯异很是照顾,对常跟着自己因此少远征之功的贾复也多方回护,“贾君之功,我自知之”。

但更多的上头,知道下头会搞小动作,所以只好另插眼线搞情报工作了。

先前大家都说,康熙要面临许多垃圾奏折。

其实康熙也不笨:康熙朝有密折奏事,就是在当地收集数据。

例如,当过户部尚书王鸿绪所密奏的,多是钱粮、铸钱、盐政等事,如曹雪芹爷爷曹寅的大舅子李煦,那就是些雨水、收成、米价、疫病、民情。

康熙五十八年六月,李煦有一个奏折:“窃奴才所种御稻一百亩,于六月十五日收割,每亩约得稻子四石二斗三升,谨砻新米一斗进呈。”

——那就是将亩产与收成呈报上头了。史量才先生《称谓杂记》所谓“俗民或直以百斤为石,或作担。”那么大概亩产是423斤。

即,康熙也是需要点眼线,才能确认稻子亩产的。

题外话一句:

宦官近侍、大臣贵胄,一旦过于亲近,那也离倒霉不远了。

上头说的李煦与曹寅这二位,在江南给康熙当眼线,保证知情权,康熙下江南,他们接驾四次——后来《红楼梦》里王熙凤跟嬷嬷说江南甄家所谓“独他们家接驾四次”,就是这个意思了。

但雍正二年,李煦被抄家;三年后发配去吉林,冻饿死于当地,囊中空无一文。

给上头提供完美的数据支持,也不一定就能善保始终哟!

在漫长的古代,每个人都很辛苦。

因为古代社会永远有权力等级,所以古代百姓,就永远不会有完全的透明与公正。还不是只好击鼓鸣冤,指望上达天听。看着很可怜,但那实在是没办法啊。

所以,生活在如今这个富强、民主、文明、和谐、自由、平等、公正、法治、爱国、敬业、诚信、友善时代的我们,是多么幸福啊!


原文来自网络,如有侵权联系删除

最新回复 (0)
    • 海豚网
      2
        登陆 注册 QQ登陆
返回
发新帖